To Cinderella Speed Dating Love Matching Services - Main  
   
 
        
 
<<我要嫁得出>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<<速配時代 三分鐘約會 搞定愛情及信仰>>
<<大學女生吾憂嫁?>>  
<<我要嫁得出>> --刊載於2006-03-20東方日報專訊

對女人而言,找到好歸宿才是最大心願。近年一些對象介紹公司亦應運而生,並流行一種名為極速約會(SpeedDating)的配對活動, 成了單身中女的獵男渠道,她們視之為「嫁得出」的名燈。


Peony不進則退

「我是在SpeedDating中認識現在的男朋友,現在大家過得很快樂。」年約30歲,樣貌娟好的Peony,兩年前和朋友參加一個

SpeedDating約會後,便愛上這種交友方式,後來更成為了約會活動的主持人,看透城中男女事。 她覺得現在這麼多人參加這類交友

活動,除了因為女多男少的社會現象外,還有其他因素,如工作環境,一間公司有10人,7個是女性,餘下的男性有些已拍拖,有些

已結婚,所以女性想在這個環境中找到對象的機會是近乎零。此外,女性地位不斷提高亦是一個關鍵,現代女性有不少是持有大專或

大學的學位,有些學歷更是碩士以上,收入相當理想,所以擇偶的條件會相對地提高,在這個情況下,找不到對象是自然現象。所以

女性在覓伴道路上,不進則退。


調整約會心態

「在主持SpeedDating的生活中,讓我認識到來自不同階層的朋友,有些是老闆,有些是技術員,很多都成為了知心友,現在他們會找

我訴心事,這是最大的得著。」兩年來,她曾替無數男女作配對,不乏成功例子,當中一雙戀人就在今個月拉埋天窗。看來

SpeedDating真的奏效,可以找到你的另一半,甚至成為終身伴侶。可是,Peony說很多參加者都是抱「實得」的心態,卻往往變成敗

數。「有很多人都抱韝@個必贏的心態去參加SpeedDating,其實這是大錯特錯,活動能夠認識到朋友,當然值得高興,如沒結識到對

象,一次可能覺得是巧合,兩次令你焦急不安,三次就一定洩氣,如果遇上這種情況,應該好好檢討自己。」Peony說其實從活動中

是可以更加認識自己,改變個人的弱點,吸取失敗經驗,下次就會有更好的表現。

          

 

<<速配時代 三分鐘約會 搞定愛情及信仰>> - Ref. Taiwan News財經˙文化周刊 2006-11-15


二十一世紀是個效率至上的時代,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,達到最理想的效果,似乎早已成了全球運動。講求效率不只限於工作場合,追求愛情、信仰都得既快又準。


三分鐘選擇教會 

前陣子英國西南部一聖公會的主教安排了一場別出心裁的活動,希望幫助教徒找尋合適的教會。活動內容很簡單,主辦的教會「陳列」數位當地的教堂牧師,每位牧師有三分鐘的時間對準教徒推銷自己所屬的教會,三分鐘鈴聲一響,立即結束發言,準教徒則繼續下一位牧師。該聖公會的主教表示,透過這樣雙向的互動,準教徒可以向牧師提出與自己信仰有關的問題,而牧師們也可以趁機了解教徒的需求,這樣的活動很有建設性。然而,為何限定短短的三分鐘?主辦單位的答覆一點也不令人意外:現代人生活太忙碌了,沒有時間。


「極速約會」的形式

讀者或許覺得這個聖公會的活動聽來有點耳熟,是的,主辦單位私下透露靈感其實是來自於流行已有一段時間的「極速約會」(speed dating),顧名思義,這種約會號召在最短的時間內幫你找到另一半。「極速約會」其實源自於猶太人的習俗,為了避免與外族通婚,年輕單身男女在長輩的陪伴下定期見面,九○年代末在美國西岸開始風行,二○○○年以後漸漸傳到歐洲、亞洲。


「極速約會」通常是在公共場所如咖啡店或pub舉行,男女雙邊的參加人數必須相同,經主辦單位隨意配對後,每對男女開始交談,交談時間介於三至七分鐘,由主辦單位事先規定,規定時間一到,鈴響換人。這聽起來,是不是有點像成人版的大風吹?等到所有參與人都交談過,男女分別寫下自己有興趣的對象名單,交給主辦單位處理。如果,名單顯示某一男子心儀的女性恰巧也對該名男子有好感,主辦單位則會告知當事者。


有趣的是,當這類新興的約會模式剛流傳到英國倫敦時,籌辦活動的組織發現男性報名參加的總是少於女性。對此,有心理學家分析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,認為只有缺乏自信的男人才會去參加這種「極速約會」,而許多曾經參加「極速約會」的男性也表示不願意對同性朋友提及這類經驗。


「極速約會」之尋愛之旅

不過「極速約會」似乎在英國有愈來愈流行的趨勢,因為今年九月初,一家英國快速鐵路公司推出實至名歸的「極速約會」服務。尋愛之旅從倫敦出發,以時速兩百公里的速度駛往英格蘭西南方的名勝古城巴斯。頭等艙享受的愛之旅,來回一個半小時只需四十五塊英鎊。在這九十分鐘的旅程裡,每位乘客有四分鐘的時間與對方交談,鈴聲一響馬上換下一位。這個快速鐵路公司表示,旅行往往被賦予浪漫的聯想,而根據該公司自己做的民調顯示,約有十三%的乘客表示曾經在火車上與人交談或浪漫邂逅。


「極速約會」在去年引進台灣,也造成不小的騷動,媒體與民間婚友社合辦活動,打著「三分鐘緣定一生」的口號吸引單身男女,在情人節前夕「極速約會」更是密集…

 

        

<<大學女生吾憂嫁?>>

三成半受訪者恐孤獨終老 大學女生吾憂嫁? - --刊載於 AppleDaily, February 18,2006 2006-11-15


俗語說「好女唔憂嫁」,時下女性的社會地位及收入逐步提高之際,她們卻高喊「吾」憂嫁。一項針對大學女生的調查顯示,近半受訪者指港男的質素欠佳;三成半受訪女大學生更表示擔心找不到合適結婚對象而要孤獨終老。


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刊物《大學線》在去年十一月訪問了三百多名大學女生,結果顯示女生對婚姻存在矛盾心情:想嫁,但又嫌男生。近九成受訪女生表示將來會結婚,但當問她們有否擔心嫁不去時,有三成五表示極之擔心、非常擔心或很擔心;回答較為中性答案「頗擔心」或「少許擔心」的分別為兩成五及兩成八;只有一成三肯定答從不擔心。女生如此擔心,皆因四成五受訪者說港男質素太差,有兩成亦指男性人數過少。


學系男女錯配

到底男生有甚麼不是之處?港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李心怡接受該刊訪問時說,有些男生仍很孩子氣、不夠成熟,「佢完全不遷就女仔,會在飯堂或汽車上同女仔爭位坐。」她的同學關愷瑩認為,男生能力及不上女生,「讀法律已算係社會上最精英一群,但系內男生人數好少。」


處於被動的男生,有的則不希望女方過強,中大計量財務學系一年級一名男生說:「我唔會接受妻子薪金比我高。」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統計,現時八間大專院校的男女生比例,為四十五對五十五;以教院「陰氣」最盛,女生佔了近八成,科大則「陽氣」旺,女生不足四成。個別傳統男生為多的學系已經變成「女人大晒」,如中大的醫學院,女生佔了三分之二。


學生組織當紅娘

面對這種男女生錯配局面,有學生組織便充當紅娘角色,透過活動撮合情侶,其中中大社會學系與港大社會科學系的系會便舉辦名為 reflections on speed dating 的活動(極速約會的反思),其間參加的男女生每對可交談四分鐘,中大社會學系系會幹事陳蔚婷表示,這次活動反應理想:「學生就算對社會學沒興趣,也會對異性有興趣吧!今次兩間大學分別有八男八女參加活動。」